奇瑞混改控股方已经确定:并不是宝能 宝能或已出局

编辑:小豹子/2018-07-06 21:50

  本报记者?王欣?芜湖、上海报道

  导读

  在混改完成之后,偏安一隅的奇瑞,接下来的路必须依靠自己走出来。

  6月9日,芜湖从暴雨中醒来,城北的长春路上人们行色匆忙。

  一眼望去,这里全是奇瑞汽车。而奇瑞厂区正坐落在这里,南至长春路,北至鞍山路,占芜湖市市区面积的1%。而围绕奇瑞集团的总装厂,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厂、配套厂、技校、职工宿舍,占据了整个芜湖市的经济开发区。曾有人说,奇瑞人得到芜湖支持,就像国家扶植一汽和鞍钢一样。

  “这里的天气很多变的,估计这场雨过后,芜湖就会彻底热起来。我们都很期待奇瑞的混改,引入资本之后,我们就会涨工资。”一位正在公交站牌下躲雨的奇瑞汽车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5月29日,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汽车”)在芜湖召开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有媒体报道称,奇瑞汽车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的现金引入外部投资者,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入股奇瑞汽车。

  6月11日,中国企业研究院院长李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风雨飘摇之下,奇瑞混改是一种“自救图存”的手段。

  “外部投资可以摆脱当下的困境,在竞争比较激烈的情况,引入战略投资者无疑是个好办法,而且200亿是个大数字。对奇瑞而言,不光需要外部投资,还需要公司化的治理和市场化经营,这才是根本。奇瑞要朝前走。”李锦表示。

  6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奇瑞混改控股方已经确定,并不是外界盛传的宝能,宝能或已出局。

  员工期待“混改”

  “谁也不愿意将青春献给一个落魄的企业。”6月8日,一位奇瑞内部中层员工告诉记者,以前刚来奇瑞两三年的新员工走得多。从2017年底,老员工纷纷出走奇瑞。

  记者走访芜湖期间,在问及奇瑞的离职情况时,员工大多打趣道:“新员工离职是常有的事,而且吉利、众泰的人长期驻守在奇瑞门口。”

  记者发现,坐落在奇瑞厂区不到几百米的国信大酒店,就是奇瑞员工友商HR常常下榻的地方。据酒店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来很多新能源车企的人会在这里入住。

  奇瑞的变动恰好反映了中国汽车产业这几年的风起云涌。奇瑞员工此前去众泰、吉利、长城的比较多。近一年时间,奇瑞的“老员工”去新能源企业的比较多,比如国机智骏、合众等等。

  “以前,吉利来奇瑞挖人特别狠,直接给三倍工资,现在需要打印去年的工资流水,吉利只给1.5倍的工资。”上述奇瑞中层告诉记者,现在奇瑞的离职率很高,举个例子,最近有一个科室,已经走了40-50%的人。当然,离职的多为普通员工,中层和高层的离职率并没有那么高。

  离职,只是目前奇瑞的一个表象。“奇瑞各部门内耗很大,相互之间工作推诿非常严重,大家都很累,依靠现在的管理,无法改变现状。”6月11日,一位熟悉奇瑞的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当然,也有很多奇瑞人对奇瑞感情很深,愿意留下来,等待混改。“非常怀念奇瑞辉煌的时期,除了QQ见证了一个时代之外,奇瑞还有瑞虎,真是供不应求。可惜的是,瑞虎是奇瑞第一款SUV,但是直到2012年才更新换代。”上述奇瑞中层告诉记者。

  “尹总并非没有想法,但是奇瑞没有扁平化的管理,往往要求层层传达,最终变了样,结果与领导要求差距很大。而且奇瑞各部门内耗严重,相互之间工作推诿严重,大家都很累,人心惶惶的状态一直没有改善。”

  6月8日,一位奇瑞内部员工告诉记者,混改是否能够对奇瑞的管理水平进行改善,大家都有所期待。

  芜湖骄子今何在?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芜湖是以轻工业为主的中小型城市,后来芜湖纺织厂倒闭,芜湖市急需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随后,安徽将轿车项目落户于此,汽车的种子就是由此生根发芽的。

  安徽省委省政府安排当时芜湖市市长助理詹夏来全面负责建立芜湖汽车生产厂的工作,并确定了汽车生产厂的发展哲学为“拿来主义”,缺什么人就挖什么人。他们第一个目标便是同为安徽人的尹同跃。

  就这样,尹同跃走出中国汽车最大的合资企业一汽大众的制造车间,开始了长江岸边·茅草房创业时代。那时候,他们在芜湖城北找了个废弃的破砖瓦厂,几栋茅草房就是当年的奇瑞。

  1992-1997年,从茅草房到办公楼,5年艰苦奋斗,奇瑞汽车诞生。这家由安徽省及芜湖市五个投资公司共同投资兴建的国有大型股份制企业,当地人也更亲切地称其为“芜湖骄子”。

  从1999年12月第一辆奇瑞轿车下线,到2007年8月,奇瑞公司第100万辆汽车下线。奇瑞只花了8年时间,就成为当时中国自主品牌“一哥”。

  在奇瑞发展过程中,不得不提的是——2003年。这一年奇瑞一举占领了自主品牌在国内市场的高地。当合资企业推出的桑塔纳、捷达等车型高昂售价让人们望而却步时,奇瑞经典车型QQ年中上市,售价4.98万元的低价吸引了众多国内年轻消费者的眼球,定位于当时国内汽车市场的“蓝海”。

  但好景不长,2006年开始,国内汽车市场井喷式发展,但奇瑞汽车却迷失方向,手足无措、处处碰壁。

  由于定位失误、盲目多元化、重视短期目标、人员管理不到位、营销水平不足、体系不健全等问题,奇瑞盲目扩大产品线、生产规模及销售区域,却不注重质的提升,最终会导致品牌形象进一步下滑。从2012年开始,奇瑞开始跌落神坛,走入误区。

  2017年,奇瑞汽车共销售汽车38.7万台,同比下滑14%,当年奇瑞汽车营业收入294.7亿元,同比下滑10.59%;营业利润为亏损3764万元,净利润2.64亿元。而至今年一季度,奇瑞汽车营业利润为负6.76亿元,相比去年亏损还在持续。

  对此,奇瑞的经销商也展现了不同的态度。当几年前奇瑞在转型的过程中,有些经销商投资人因为看不到奇瑞未来,早早退网,更新店面寻找新出路;也总会有经销商,对奇瑞的前景有信心。

  在距离奇瑞厂区4公里的地方,还有一家奇瑞全球最大的经销商4S旗舰店。

  “‘奇瑞奇瑞,修车排队’看起来像是说奇瑞的质量总有问题,总需要修理,实际上说明奇瑞的销量太好,去修理时总要排队。奇瑞10年前的年销量就已经达到30万辆,那时候可以和跨国车企比肩,但现在年销量还停留在30万辆,而跨国车企都是几百万的体量,这其中一定是出了问题。”?”6月9日,一位安奇经销商销售顾问告诉记者。

  根据他的描述,作为全国最大的奇瑞经销商4S店,他们店每天会接待上百的客户。“我以前觉得奇瑞没救了,但自从2016年瑞虎7推向市场时,我就改观了对奇瑞的看法,感觉质量、性能和颜值一下跨越了很多,到店客人对瑞虎系列的兴趣非常大。”

  他还告诉记者,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刚刚上市的瑞虎8需求非常旺盛,不过交付还要等一段时间。就在同一天,奇瑞瑞虎8首批车主集中交车活动在合肥、北京、成都等多地同步举行。

  最近“被离职”的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奇瑞营销公司总经理贾亚权特意在合肥露面,表达延迟交付的歉意。

  “虽然目前具体产能方面还是有比较大的缺口,6月份还是很紧张,我们也在积极弥补产能,预计7月份情况将逐渐好转起来。”贾亚权说。

  根据贾的澄清,这两个星期,走访完部分重点市场之后,他将回到芜湖总部,与产品研发和制造等相关业务部门一起,研讨奇瑞汽车明年以及后年的产品和市场策略,并制定出具体的营销执行措施。

  奇瑞汽车从创立到壮大再到颓势一直都是由尹同跃掌舵,“奇瑞,成败皆因尹同跃”的观点不足为奇,对尹同跃的批评也不绝于耳。去年,他辞去了总经理一职,只担任集团董事长。

  据报道称,在尹同跃担任董事长的14年间,奇瑞先后调整了9位销售公司总经理,而销售和研发部门的高管变动则成倍数增长。即便“升职迅速”的海归陈安宁到了奇瑞后,情况也没有发生改变。而且人们也总是抱怨,最高领导不够雷厉。

  “董事长和总经理之间也有分歧,应该就是守旧和创新的碰撞。”一位接近奇瑞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陈安宁也已经递交了辞职信。

  奇瑞要靠自己走出来

  至此,奇瑞200亿出售51%股权,到底花落谁家?

  此前有消息曝出,目前与奇瑞接触最深并且得到政府认可的不是宝能或复星,真正的参股方是普拓资本领投、神华集团参与。

  “最早是宝能,宝能在收购观致前,就已经有意收购奇瑞的股份了。在奇瑞说不会整体打包出售的时候,双方其实就已经在接洽当中。现在,有五六家收购者。但具体是哪家,还要等待最后的结果。”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也就是说,最终收购者,并不一定外界盛传的宝能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根据之前消息,包括宝能集团、华夏幸福、五粮液和正道集团等6家意向入股方进入到了谈判阶段。

  对于具有决定权的芜湖地方政府来说,评价奇瑞的投资方有几个重要的标准——同业竞争的问题、如何将奇瑞做强、如何将奇瑞的资产留在芜湖。

  “宝能出资多,要求也多。但其他出资人出资少,要求也不那么多。现在的情况是,奇瑞公司的领导层不会发生变化。”上述接近奇瑞的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前几年,奇瑞走的是政府支持的道路,现在与芜湖政府的关系比较微妙,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好。”上述熟悉奇瑞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是大势所趋,混改对于奇瑞来说只会更好。但是,混改不能仅仅停留在资本的增加,而是真正激活已经“麻木”的奇瑞。

  奇瑞需要改变的是什么?产品本身并不差、综合竞争力差只是表象,更深层地的东西是战略、机制、文化的东西。

  在混改完成之后,偏安一隅的奇瑞,接下来的路必须依靠自己走出来。